平安喜乐 人间烟火

        一个人为什么一定要通过牺牲自己的思想来讨人喜欢?人人都告诉你:你无法改变别人,你更无法改变社会,你只有改变自己,去适应这个社会。

        这个强盗一样的逻辑有些像那个伦理学上知名的电车难题:一个疯子把五个无辜的人绑在电车轨道上。一辆失控的电车朝他们驶来,我们可以拉一个拉杆,让电车开到另一条轨道上。然而问题在于,那个疯子在另一个电车轨道上也绑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 大部分人都会选择拉那条杆,而另一条铁轨上的那个人就是你。你要被无条件的牺牲,原因仅仅是你没有站到大多数人的队伍中去。无论时代怎么变,从众者都是社会的主流。他们是最普通的一群人,最受欢迎的一群人,也是最可怕的一群人。他们附和权威,他们成群结队,他们四平八稳,他们永不犯错。平日里,他们是好好先生,灾难时,他们是乌合之众。有圣人引领时,他们也是圣人。当魔鬼带路时,他们皆是魔鬼。

       社会越开明,越能包容偏离者。反之,则根本不允许偏离,于是二战有了一千二百万纳粹,文革有了三千万红卫兵。无论是畏惧权威的依从、还是发自内心的认同,跟着主流的社会价值走,是最不会出岔子的选择。毕竟,尽量融入集体中,才是对自己最大的保护,实现利益的最大化和损失的最小化,所以从众者从不需要去思考这个主流是不是真的正确。庆幸的是,每个时代都有偏离者,不幸的是,他们的日子从来都不好过。

       也许有一天,有棱角的人会渐渐被岁月磨得温润,温顺,也会变成被时代改良得不那么彻底的从众者,对着他人荒谬百出的言论随口应和,并将其归为有教养。太平盛世,毕竟不需要太多烈士。只是希望这一天,来得可以晚一些。
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乐与路 | Powered by LOFTER